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本寺概述 青年佛学会 体验营 禅修营 三皈五戒 精进佛七 影音下载 视频在线 心灵禅语 志工园地 空林杂志 法物流通 空林慈善 宗性法师 历任方丈
空林印象 菩提艺术团 上客堂 厨师班 空林素食 友好往来 弘法活动 招生通知 课程设置 历代诗赋 空林八观 佛门警语 佛教艺术 文殊菩萨 论文专著
空林主页 > 文殊禅院 > 本寺概述 > 正文

文殊院重建经过

发布者:admin 来源:空林人生佛教网 时间:2013-08-06 浏览:3481


  •        古信相寺(院)在公元一六四四年(明末)兵燹之后,传说仅余大殿内十尊未曾烧化的铁像(戒神)和山门外两株未被殃及的古木(双杉)。废址之上满目颓垣断瓦荆棘丛生,一片荒凉,尤以地处偏僻城隅,入夜分外寂寥。不闻梵呗钟磬之声长达三十七年之久,然后始有慈笃和尚来此结茅习定,苦行修持。荏苒复又十有余年,“佛法常兴”,时人夜见灵光从成都城西北而起;因慕慈笃和尚之道行,遂于一六九七年(清康熙三六年)在信相寺(院)遗址之上大兴土木,重新构建寺院,延请慈笃和尚以为住持,开堂说法。相传时人以灵光从慈笃和尚入定处所现,认定其为“文殊菩萨应身”,故将重建后之寺名以改为“文殊院”。
         有关文殊院之兴建及历年扩建经过,兹据各项记载并以实物为旁证,录述于下:
       《文殊院建置源流并田亩谷石数目碑记》:“……蜀城西北隅,旧有信相寺,亦属古刹,经明季兵燹之后,片瓦无存。康熙三十年间,有临济三十三代禅师,慈笃老人,卓锡兹土,悯其颓废,慨然以兴复为己。爰是披荆棘、除瓦砾,构茅庵以居。苦行修持,诵声不绝,而精诚所感,士宦钦承。维时官斯土者:抚军贝公、提军岳公、藩、臬高公、祖公、学宪陆公、同,内院尔公,慕师道行,各指清俸,创建招提(寺院的异名,《唐会要》:岁赐额为寺,私造者为招提、兰若),延师宣化,于康熙三十六年内,鸠工庀(音庛,治置意)材,建大雄殿五间、中殿、法堂、方丈若干间,后建藏经阁七楹,并两廊、山门,钟鼓二楼及庖(厨房)、湢(音逼,浴室)、廪(米仓)、庾(谷仓),莫不完备。且像设庄严,咸臻精妙,见者起敬。师昼夜勤劳,寒暑靡间,不期年而大功告竣,爰易新额,顿还旧观,此文殊院所由昉也。其规模之宏敞,林木之蓊欎,与昭觉、明水诸寺,同称名刹焉……”
        这一部分碑文,对于重建前后的情形以及建筑费用的来源和新建的规模,叙述甚详,是一七六九年(清乾隆三四年·己丑),第四代住持僧衡山念任内所竖,碑石现尚屹立在三大士殿西梢间内。
       《追远嘱后记》:“……康熙二十年,中兴慈祖受本县绅耆请住此寺,蒙抚台祖文明及当道宰官、檀越捐俸舍金,创建经楼、法堂、大殿、山门、禅堂、两厢斋寮、厨房,十数年间,竟成宝坊(“康熙二十年”与上条及《慈笃语录》所记不符,应为“康熙三十三年”)。祖于此寺,四树赤帜;其中方丈迭次更换,至康熙五十年间,二代丈祖(丈伯明钖),三次住持,添置寺业,于乾隆初年,培修西厢殿堂,为之一新,三代瑞祖(瑞林实祥),经理数年,交与五山和尚(五山泉)及四代衡山和尚(衡山念)。此二山交接仕宦,琴诗往来,疏忽经理,一败涂地,累债一万余金,香灯歇绝,僧众逃亡。乾隆四十年间,四代弗祖(弗文际微),继起先锋,百计经营,筄可栖众。至乾隆末年,五代天祖(天晓见),应赴经忏,二三十众,略有存活。嘉庆初年,闪与同门自祖(自求了然),赎取产业,事无大小,亲身为之。嘉庆十一年,岁登八十,身心衰弱,畜有六千余金,交六代铁祖(铁峰达慧),翻然改观,重整规模,坐香打七,领众行道,不惮劳心。十八年嘱累七代本祖(本圆悟超),重修祖堂、禅堂、三门、大士殿、法堂、大殿、经楼、两厢斋堂、厨房、竹树、垣墙,置西、北僧田、佃房,创铸铜像、龙牌十五尊(按系铸象十五尊,龙牌只一座,所谓“龙牌”是过去供在大殿佛像前的“皇帝万岁万万岁”的五龙围绕的铜牌位)。总之,内外一律更换。(中略)道光十七年,交心老和尚(心印月),重修北庄,置田数十亩,德行兼备,力挽颓风。二十一年,先师桂老和尚(桂芳真福)接管,重修塔院,鼎建寂寥轩,置垣西菜地,顶接东岳庙(按:庙系文殊院之子院,在郫县)。至咸丰八年,交耨云和尚(耨云盛),接近慈寺,铸幽冥铜钟。同治六年,先师复院,建立影堂,重修东岳庙大殿、十王殿。同治七年,修(悟修空福自称)接手,创修斋堂,改造普同塔,新迁水井,重新东岳庙文昌殿。十一年,重建禅堂,创修三学堂,改造六也亭、浴堂,置九里堤一百亩零。十二年秋,鼎树尊胜幢。不意是冬大病,精神惛愦,语言蹇涩,举止艰难。十三年正月,协大众,下交门人祖承(法基祖承)经管,退居寂寥轩,静养年余,疲憋稍疏……”
        这篇记载,言简意赅,已将一六八一年(清康熙二〇年,辛酉)起,至一八七四年(同治一三年,甲戌)止,前后一百九十四年间之历任住持及其建置,均已记下;所有兴建,扩建诸事,另行分别列入以下各项建筑之内。
        据《空林传灯考》“康熙三十三年甲戌。”下注:“慈祖时年三十五岁”。以此上推至“康熙二十年”,慈笃和尚是在年方二十二岁时,迁居信相寺废址上的。
       《慈笃语录》卷三:“康熙丙戌,三门、钟鼓楼、天王殿上梁。”
        “丙戌”是公元一七〇六年(康熙四五年),自“康熙三十六年(一六九七年)内,鸠工庀材”动工兴建起,至此历时已整整十年,而三门、钟鼓楼、天王殿三处,方在“上梁”。以此则为旁证,可见“昼夜勤劳,寒暑靡间”与“十数年间,竟成宝坊”言之有据。计算慈笃和尚自从康熙二 年,年二十二岁时“苦行修持”了一十六年后,才开始修建文殊院起,至此又修建了十年,年已四十七岁,而文殊院尚未竣工;由此足见流光易逝,创业艰难,亦可见恢复一所寺院之不易。
        同治十二年重修《成都县志·寺观》卷二,页八:“文殊院治北城内头福街,初名信相院。《名胜志》‘唐高骈筑罗城碑记,在城北信相院’。宋宋祁有《题信相院默庵》诗,见《艺文》。明末毁于兵燹,国(清)朝康熙年间重建,改今名,又名空林堂。四十二年(应为四十一年)颁同,赐《药师》、《金刚》,御书‘空林’匾额一道,《海月》条幅一轴,诗一章:‘人皆趋世,出世者谁?人皆遗世,世谁为之?爰有大士,处此两间;非浊非清,非律非禅。惟是海月,都师之式;庶复见之,众缚自脱;我梦西湖,天宫化成;见两天竺,宛如生平;云没月满。遗像在此,谁其赞之?惟东坡尔。’嘉庆八年重修,道光十年铜铸释迦佛、迦叶尊者、阿难尊者、阿弥陀佛、大悲观音,海岛观音(即普陀岩观音像)、文殊、观音、普贤三大士、接引佛、弥勒佛、地藏菩萨、韦驮菩萨、白衣观音诸像,制造精巧,为主运行时增冠。(以上是指道光年间,本圆和尚任内所募铸的十五尊巨大铜像,遗漏监斋大士一尊,未列入志内。计释迦像高2.64公尺、迦叶、阿难二尊者各高2.14公尺、(在大雄殿中)阿弥陀佛高1.65公尺(在宸经楼上)、大悲观音高1.32公尺,即三十二臂观音(在大殿中),海岛观音高1.00公尺(在宸经楼上)、文殊、观音、普贤三大士各高1.50公尺(在三大士殿中)、接引佛高2.00公尺(在天王殿后)、弥勒佛高1.70公尺(在天王殿中)、地藏菩萨高1.30公尺(在钟楼内)、韦驮菩萨高2.00公尺(在三大士殿后廊)、白衣观音高1.26公尺即云水观音(在云水堂)、监斋大士高1.00公尺(在香积厨中)。各像高者达2.64公尺(坐像),其余立像各高2.00公尺以上,坐像之最小者亦在1.00公尺以上。这十五尊大铜像都是在1829年(清道光九年,己丑)铸成的。总之文殊院内各殿堂中所供之主要佛、菩萨造像,都是塑就像后,再在院内翻铸的,这样浩大的工程,故“志书”以“为诸寺冠”称之。)十八九年又重修。”
        御书“空林”匾额一道:指的是一七〇二年(康熙四一年)清圣祖玄烨所写的“空林”二字横幅,原迹纸本楷书,纵44.0公分,横80.0公分,中钤“康熙御笔之宝”朱文玺印一方,左书“康熙四十一年壬午仲冬”,右书“钦赐四川文殊院僧超存”。文殊院因此遂以“空林”二字名其堂为“空林堂”。说法堂中坒间的石刻、祖堂龛上的戗金匾额,都是据此二字摹刻的;《空林八观》中的“天题瞻榜”也是指此二字,这张纸文殊院过去视为珍贵文物。
        海月条幅一轴,诗一章:指的是所赐的临米芾东坡四言海诗轴,原作绢本行书,纵153.0公分,横75.0公分,共83字(“临米芾”三字在内),钤朱文“康熙宸翰”、“敕几清晏”方印二及“渊鉴亝”引印一,原本“云披月满”上误“披”为“没”,应作“披”。嘉庆间摹勒上石,嵌说法堂正中坒间“空林”二字下。《成都县志》卷二,金石,页十:“御制文殊院诗偈碑,康熙四十一年偈一章,恭纪观志。”即指此石刻;“恭纪寺观志”即上录之《成都县志·寺观》中的这篇诗。
       《空林传灯考·勅赐空林慈笃海月禅师实录》:“壬午年十一月三十日,天使海、五二公,颁御书《金刚》、《药师》经文、“空林”匾额、海月条幅,师迎入法堂,捧御书等示众;偈曰:‘宸翰遥颁赐野臣,万年泉石沐皇仁,金刚正眼通三界,海月舒光接圣纶。’”
    “癸未,尔吉图护法,送天使回,供斋,请谢宸翰,上堂、值雪”。
        “康熙四十一年壬午仲冬”写就“空林”二字,“壬午十一月三十日”即已由专使海、五二人送达成都。次年(癸未)年初(尚在下子之时)尔吉图(四川巡抚)已“送天使回”,文殊院特设上堂仪式,供斋、谢宸翰。
       (按:海月是宋僧慧辨,住浙江普照寺,苏轼倅杭,甚高其行。一日示寂,遗言“东坡至,方合龛”。四日东坡果至;见其趺坐如生,以诗哭之。)
        嘉庆八年重修:指的是第五代住持僧自求了然任内普遍维修各殿、堂、房舍诸事。自求然在任一十九年(一七八八年(乾隆五三年,戊申)至一八〇六年(嘉庆一一年,丙寅),)“赎取产业,事无大小,亲身为之”。八十岁时尚“蓄有六千余金”下交第六代住持铁峰。一八〇七年(嘉庆十二年,丁卯)后,铁峰达慧重建说法堂,刊碑立石,“翻然改观”,其堂至今尚巍然屹立。
        道光十年铜铸释迦……为诸寺冠:指的是一八二九年(道光九年,己丑)第七代住持僧本圆悟超任内铸造满堂铜像。《笔记》:“道光七年春,往云南构铜、觅匠,铸造满堂佛像,七月回院,冬季开炉铸像,道光九年,大功告成”。
    一八二九年铸造这十五尊铜像龙牌,是由本元悟超从一八二七年(道光七年,丁亥),开始筹备的,是年春天亲往云南购铜、聘匠师,直至一八二九年才大功告成,历时计达三年之久,这样浩大的工程,募化固属艰难,而塑造模型时,其审定造型、设计之事亦不易,一切工序之繁与用费之巨,更可想见。
        十八九年又重修:指的应是嘉庆十八、九年(非道光十八九年),本元任内前后一十七年的大规模修建。(见后)查道光十一年(一八三一年)至二十年(一八四〇年),十年间四易住持僧,朋显灵、圆道德、妙传任期均甚 ;十七年(一八三七年)心印月任内仅重修过北庄(在院以外),此外并无其它物证,而桂芳福接手后“鼎建寂寥轩”之事,却又在道光二十一年(一八四一年)以后,故暂定此“十八九年又重修”为嘉庆十八、九年之事(待考)。
        二百九十多年前,慈笃超存禅师在此结茅修持,那时烧剩的前朝遗物,只有现在尚存的十尊铁铸戒神和两株今已枯萎了的古杉,古杉当年是枝繁叶茂,可是现在业已死去了!戒神却只经过了一番兵火,现仍屹立在供龛之内。禅师当年在这十尊戒神和两株古杉下之废址上,修持不忘建设,苦心经营,艰难缔造,数十年间,大显神通,竟将这片荒址,依然化作一座丛林。那座丛林是一八一四年(清嘉庆一九年,甲戌)以前,仍在此间的旧文殊院。
        林木受雨露滋润,一年一年而旺盛;殿堂经风霜摧毁,一年一年而陈旧;这是必然性的物理现象。慈笃禅师所兴建的殿堂,经历百多年风吹雨打,多已风化剥蚀。大约经过了一百一十年后;在一八一三年(嘉庆一八年,癸酉)时,文殊院又出现了一个和尚,复使已破旧的院宇重新改观。这个和尚是第七代住持僧本圆悟超。他从一八一四年起,率领两序僧众,将旧文殊院彻底改建、扩展。凡已蛀殒和风化了的柱身、佛像,大部分改用金石,历久不变。现在文殊院的坚固建筑和铜像,都是这次大规模重建时的成绩。为了建好这所寺院,他曾两度亲往怀州峡口选择石料,远涉云南运铜觅匠;跋山涉水,不避辛劳,昼夜奔波,始终无间;计划监参,前后计历一 七年之久(自一八一四年(嘉庆一九年)至一八三〇年(道光一〇年,庚寅))。现有规模,自三门直至宸经楼的坚朴宏伟建筑,除说法堂外,在这期间内,都经全部卸倒,重行扩建,两厢堂宇,亦以石砫加固。一劳永逸,故至今已一百四十余年,尚完整如初。后人从这建筑群中,可以看出他们当时施工、择料认真的精神。现在院内的八十二根峡石大砫,是他亲自在一八一四年和一八二四年(道光四年,甲申)先后两次从怀州硖口督远回院安装的,坚朴宏伟,蔚为壮观。
    怀州硖口石,是一种赤色盆地中的红砂岩石,其质较其它红砂石细密、坚硬,不易漫漶,现在砫身上下的文字和花纹,已历一百四十多年,尚少风化剥蚀现象,由此可证这类石质与常用的红砂石有别,是一种适用的建筑材料。
        现在假若将文殊院内这八十二根大石砫和一十五尊大铜像,集中列个队来展出,更可以显出当时劳动人民和尚的力量。这两项工程,确实令人钦佩,早在一百四十年前,国人还不会利用新式机动力之时,他们能得心应手,将这样庞大的石砫和精美的大铜像安置在佛寺内,真是神通广大。《追远嘱后记》中云:“总之内外一律更换”就是指的这次重建。总之现在文殊院内的主要设置,都是本元方丈在这十七年中所建设的。
        本圆悟超禅师是川东人,姓陈氏,半踟出家。未出家以前的历史,传说不一,亦无记载,根据后人所撰墓志透露,大略可以看出他是在嘉庆时参与农民起义失败后,遁迹佛门的。出家前的历史,在他生前和死后,直至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前,不敢宣扬,因此对于他这段革命事迹,无法弥补。他参加的那场声势浩大的反清农民起义,是从安徽发展至湖北、四川、陕西、甘肃各省的。因他们当时是以“官逼民反”和“白莲教”为号召,故此被清王朝诬蔑为“川楚教匪”或简称“教匪”。自一七九三年(清乾隆五八年,癸亥)动用大军,以坚坒清野的残酷手段,才被镇压下去的,坚持达十一、二年之久,其最为著名的首领有:徐林妻王氏(女)、姚之富、徐天德、王三槐等。
        当时重建文殊院,用费相当大,单有财力,若无人力,仍然难以完成,如八十二根庞大的硖石大砫,从怀州峡口以人力运至成都,不组织人力,运输上就确是一桩很艰巨的难事,据说这项艰巨的运输任务,都是由当时驻军首领派驻军担负的。
        因本元悟超嘉、道间扩建文殊院时,曾得到当地驻军首领的大力支持,加以他又曾经参与过起义活动,故此引起人们传说纷纭,有的猜他是“王三槐出家”,有的说支持他的驻军首领是“罗思举”……。这些活都是出自后人品谈文殊院建设时,未谙事实,单凭想象的无稽之谈。按:王三槐(四川人)本是四川反清首领之一,当勒保来攻之时,因他骁勇善战,屡不得逞;勒保遂施狡计,诈遣贡生刘星渠投他营地劝和;王三槐失慎,信以为真,留刘星渠为质,自投勒保大军议和,勒保凶相毕露,以“生擒首逆”上报,王三槐就是这样牺牲了的。罗思举是四川东乡(今寅汉县)人,无赖子出身,镇压人民,惯施狡计取胜,是镇压四川起义军的刽子手,后以功升了湖北提督。王三槐之死,罗思举之镇压四川起义人民,都在嘉庆八年(公元一八〇三年)前,文殊院的重建是在嘉庆十八年(公元一八一三)以后至道光十年(公元一八三〇年)以前的事,相距有十多年之久(以嘉庆十九年初动工时计),王三槐焉能复活?罗思举岂有久留成都之理?不过本元和尚当时参与起义确系事实,或许还胡相当地位;驻军首领当时支持修建文殊院也是事实,惜其不留记载,以致使后人见了这些巍然的建筑,而不知是哪一些施主的功德。有关文殊院先后两次重建的史料、记载和传说,所见所闻,大概如此。



相关报道
文殊院简介 07-07

 

  四川成都文殊院空林佛学院 2017年第二期梵乐专修班招生简章

11-06

  观音出家日 | 和家人一起相约文殊院

11-06

  宗性法师:情系教育 念兹在兹——纪念遍老诞辰110周年

11-06

  开心学佛,快乐生活 | 文殊院青年佛学会2016年度感恩庆典隆重举行

10-29

  体验营● 回放 | 我们的祈愿不只是为自己

10-08

  体验营●回放 | 在文殊院体验“座上禅”

10-08

  第20期体验营|圆满闭营:留下感动,带走快乐,常回家看看

10-06

  第20期体验营|瞻仰舍利,景行行止

10-06

  第20期体验营 | 亦度法师解读什么是佛门中的感恩

10-05

  第20期体验营|点亮自性光明的心灯

10-05

  第20期体验营 | 到寺院怎能错过晨钟暮鼓

10-04

  第20期体验营|宗性大和尚:学佛就是学会“为人处世,待人接物”

10-04

  20期 · 开营|找寻幸福,感恩生活——寺院生活体验营快乐开启

10-03

  20期 · 八关斋戒 | 清净身心,体验“出家生活”

10-03

  中秋团圆 | 台湾—美东佛友四大名山参礼团参礼成都文殊院

09-17

  成都文殊院2016年水陆法会圆满送圣

08-18

  成都文殊院隆重举行2016年水陆法会之斋天法会

08-17

  成都文殊院隆重举行2016年功德焰口法会

08-13

心灵家园文殊院

  2013年空林佛学院招生通知

07-12

  法师简介

07-06

  文殊院简介

07-07

  这一方净土——印象篇

08-09

  成都文殊院第十一届“智慧之旅”禅修营

05-17

  [活动预告]成都文殊院第十四期寺院生活体验营通启

08-20

  成都文殊院第十五期寺院生活体验营通启

02-26

  [资讯]成都文殊院法物流通处恭请方式

07-06

  第十七代方丈宽霖法师

07-06

  成都文殊院空林素食2013年学徒初级一班顺利毕业

07-08

  文殊院青年佛学会“闻熏班”第五期招生

07-28

  成都文殊院 2013年厨师学徒班报名

07-14

  成都文殊院皈依法会安排

08-06

  成都文殊院各堂口联系方式

08-12

  成都文殊院举行首座常厚老和尚示寂回向追思法会

08-06

  成都文殊院第十六期寺院生活体验营通启

08-21

  心灵家园文殊院

06-22

  成都文殊院准提法学修通启

10-21

  讣 告

08-02

  成都文殊院第十二届“智慧之旅”禅修营活动通启

06-17

宽霖老和尚(1905-1999)

海山老和尚专题报道

宗性法师讲法影音下载

充满喜悦的人生旅途
本寺概况 参访线路 空林印象
法音下载 在线听经 法物流通
学院概况 招生通知 空林素食
三皈五戒 精进佛七 共修安排
 
九江联创网络
成都文殊院  空林人生佛教网  POWERED BY KONGLIN.ORG   蜀ICP备05005110号    首页  |   在线听经  |   联系我们  |   参访线路  |   微博  |